1分彩窍门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敘倫與中共領導人的交往故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10-1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團結報團結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6年6月,在政協全國一屆二次會議上,馬敘倫向毛澤東匯報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15年,袁世凱冒天下之大不韙稱帝,馬敘倫先是在香港的報紙上發表討袁檄文,聲援蔡鍔的云南“護國軍”,而后為表抗議宣布辭去北京大學的教職,一時有“掛冠教授”的美譽。南歸上海后,靠朋友接濟和典當衣物度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17年春節剛過,馬敘倫應蔡元培邀請,又回北京大學任教授。國民黨“一大”期間,無產階級的革命導師列寧逝世。北京學生聯合會、馬克思學說研究會等進步團體在北京舉行遙祭大會。馬敘倫應邀致悼詞,他沉痛指出:“列寧為全世界勞動領袖,全世界平民革命的首領,全世界弱小民族的提攜者,馬克思學說的大師?!痹诋敃r國內對列寧普遍缺乏認識的時候,顯示出他卓越的見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20年1月的一個傍晚,馬敘倫得到軍閥政府要在當夜逮捕陳獨秀的消息,焦急萬分。當時,陳獨秀住在東城的劉叔雅家,馬敘倫的住所離那里有十五六里之遙。為避開監視,他打電話給住在劉家附近的沈士遠教授,不直接說出名字,只稱:“告前文科學長速離叔雅所?!标惇毿愕么藞蟾?,遂連夜躲避。翌日晨,在李大釗伴同下,陳獨秀化裝乘騾車離開北京,在路上又商定了建黨之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世紀30年代中期,面對民族危急,馬敘倫發起成立了“北平文化界抗日救國會”,自己出任主席。他得知中國共產黨提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,便親自趕到成都游說四川最大的軍閥劉湘,把自己秘密得到的《何梅協定》抄件交給他看,說明國家面臨被日本侵吞的燃眉之急,不可再打內戰。劉湘經此勸說,在紅軍離川北上陜甘后果然提出聯共主張,并支持張學良、楊虎城逼蔣抗日,為促成全國團結抗戰局面的形成做了有益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7年秋,上海被日軍占領后,陷于此的馬敘倫悲憤不已,遂蓄須明志,不仕日偽。同年末,日偽教育總長湯爾和派說客拿著親筆信請他出山擔任北大校長,馬敘倫嚴詞拒絕,并反勸湯爾和要保持晚節。1940年,他曾經的學生、后投靠汪偽政權的二號人物陳公博得知馬敘倫生活困頓,邀他出任偽職并派人送來大米和錢,馬敘倫馬上出門怒斥,制止卸車,將大米和錢如數退回。他對來人說:“請你回報‘市長’,盛情已領,大米不能收!”來人走后,馬敘倫高吟“眾人皆濁我獨清,眾人皆醉我獨醒”以自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抗戰勝利后,馬敘倫渴望國家能從此一改舊觀,走上正道。但是,國民黨的所作所為使他大為失望。他從共產黨提出的和平、民主、團結的建國方針中看到了中國的希望。在花甲之年,他積極投身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在上海的愛國民主運動,在《周報》《民主》《文萃》《文匯報》等進步刊物上發表大量文章,揭露蔣介石反民主、反和平的罪行,擁護和宣傳中共和平、民主、團結的建國方針,并通過各種集會發表演說,同各界人士加強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5年12月30日,在中國共產黨的支持幫助下,馬敘倫與王紹鏊、許廣平、周建人、趙樸初等文教和工商界的進步人士,在上海發起成立了中國民主促進會,并當選為常務理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6年5月5日,在中共地下組織的支持下,民進同上海53個人民團體組成“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”,馬敘倫任常務理事。同年6月23日,馬敘倫作為上海人民和平請愿團團長,赴南京呼吁和平。代表團到下關時,遭國民黨暴徒毆打,他受了重傷,這就是震驚中外的“下關事件”。延安《解放日報》發表題為《南京慘案》的社論。毛澤東和朱德從延安發來了慰問電,周恩來在軍調三人小組會議上正式向國民黨當局提出嚴重抗議。全國范圍內,迅速掀起了一個反對內戰、反對專制的愛國民主運動高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下關事件”用鮮血教育了人民,而中國共產黨的熱情關懷和全國人民的巨大聲援,使馬敘倫更進一步認識到,人民是推進歷史的動力,共產黨才是中國真正的希望所在。躺在病床上的他,緊緊握住周恩來的手說:“中國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你們身上,我過去總勸你們少要一些兵,少要些槍支彈藥,看來你們的戰士不能少一個,槍不能少一支,子彈不能少一粒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內戰爆發,國民黨政府瘋狂鎮壓各地愛國民主運動,封閉民主報刊,迫害殘殺愛國民主人士。馬敘倫憤慨萬分,臨危不懼,申言“民主是封禁不了的”,“革命者是殺不完的”,“我自然預備著接受一顆子彈,但是我也預備送還他一顆原子彈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7年底,國民黨加緊迫害民主進步人士。中共決定掩護一批民主人士從上海轉移到香港。在周恩來親自指示下,上海地下黨對馬敘倫轉移經過的路線、船只、時間、護送人員等都做了周密布置,費盡周折避開特務監視,將他送上一艘德國貨輪。站立船頭,馬敘倫堅定地說:“天快亮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8年,在解放戰爭迅速發展的形勢下,中共中央發布“五一口號”,在香港的各民主黨派、無黨派民主人士立即通電響應。馬敘倫寫了《讀了中共“五一口號”以后》,表達自己對即將到來的人民的勝利由衷喜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馬敘倫先后出任首任教育部部長和高等教育部部長。他將這一任命看作是黨和人民對他的極大信任與重托,為發展人民教育、提高學生健康水平、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質而鞠躬盡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70年5月4日,馬敘倫病逝,享年85歲。在他逝世后,中國共產黨給予了他高度的評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分彩窍门 新浪3分彩全天计划 全天欢乐生肖平台 北京赛車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全天计划